罗冠聪:各大学的大学条例让梁振英有很大空间侵蚀院校自主(D1

週日 2016-02-28Bel
D100学运连线 20160120重点播报
罗冠聪、李德雄、郑国明

【港大罢课】
2200-2230
罗:电话接通前港大学生会长、现罢课委员会成员Yvonne。请说说港大罢课的诉求。

梁:港大罢课的特别之处是同学自发的任务,希望用一个由下而上的决策方式去运作,上层架构是罢课大会,所有现任港大学生都可参与,执行机关的成员由罢课大会选出来。同学近来发生的事情,陈文敏任命被否决,李国章被委任做校委会主席,都源自大学条例的漏洞,需要正视及修改。罢课大会的同学同意得出的诉求是:成立港大条例专责小组,检讨值得修改的地方,包括如何废除特首校监必然制、校内人士应佔校委会席数至少一半、由行政长官委任委员应改为校委选出。

罗:这个罢课是大家尝试了很多温和的抗争后,迫不得已迫出来的。

梁:这些诉求会在下星期二的校委会内讨论,到时我们才会确定罢课是否继续,这也会交由全民大会决定。谁可以决定罢课完结,是一众香港大学的校委会成员,只要他们愿意正视这些诉求,这个罢课根本不需要开始。

罗:之后有没有罢课大会?

梁:明天中午有大学条例论坛。22日会有商讨日,23日会有罢课大会,决定review panel的组成及24、25日的行动有所决定。

罗:每间大学的条例都有很多讨论。陈文敏被否决、李国章被委任才突显条例的问题,Louis及Ruben,你们院校的状况如何?

李:岭大一直都有讨论大学条例,郑国汉上任,他是梁粉又推廿三条,我们当时反对他上任,然后发现大学条例有个问题,校长遴选委员会中,学生代表不是遴选委员会正式成员,只是观察员,当时同学反对这件事,校方承诺开委员会处理这件事。上星期校董会否决修例委员会,但十二月和学生对话时承诺会开委员会的。是否这段时间梁振英施压,致令校董会否决开委员会呢?

郑:在员生共治、校政民主化的过程中,校董会掌握着最大的权力,学生会及同学想参与更多,过往也提议增加学生席位,现在新增了一席研究生席,可惜的是近这些年,校董会情况很差,没甚么学生代表可以坐入去,因为理大研究生会已解散,所以一直无法选出研究生代表,那一席悬空了好几年。本科生代表,去年因为一些问题无人上任,补选也不够投票率没人上任,这一年的校董会没有学生代表。理大校董会最新委任新主席及副主席。

罗:每间大学的大学条例都某程度扼杀院校自由及让梁振英有很大空间,透过委任校董会主席及成员侵蚀院校自主。暂时只有浸大有专责委员会检讨大学条例,岭大的委员会不包括检讨校监制度,只专注校委会组成。

李:中大也有委员会,同样不会检讨校监制度。

罗:今天很多学界成员去港大声援罢课,九间大专院校也出声明表示全力支持港大罢课,院校自己也有可能组织投争。

郑:港大今日的集会有几百人,由梁丽帼及罢委成员发言,关于罢课目的及诉求。

罗:他们打算罢课到26日。

李:我觉得宣传期不够,一週前才开始组织同学,相信之后会多些同学参与。

郑:我觉得,整个抗争中,可能一开始不会太多人,就算如此也要做下去,因为做下去才能感动更多人参与,而现时人数也对校委会有一定压力。

罗:今次罢课是开创了新的模式,就是罢课大会。零四年922罢课是学生会主导的形式,希望不同院校之间有协调性,今次港大是由下而上,由同学决定,他们有罢课大会,港大同学都可参与,罢课何时完结,中间做甚么,完全是同学决定,组织模式及决策手法都有突破。这议题是需要花数年时间去打,浸大的委员会也是由去年开始提议的。一开始即使不多人,这是长时间的议题,大家是有时间去做组织的。

2230-2300
郑:浸大现在成立了小组检讨校监必然制,但决定一日未上立法会,大家都不可掉以轻心,可能小组会否决提议,和公众说维持现状是最好的。浸大校董会现时很多成员由梁振英委任。

李:我之前问过浸大学生会会长,他说会有谘询,但即使谘询报告写好了,也要校董会通过,然后立法会表决。

郑:上到立法会,如果是以议员私人草案提出,需要分组点票,功能组别方面我也很担心。

罗:第一步是成立委员会,然后以公投形式归纳民意,这对我们能否在委员会争取到修例的重要因素。这不单是学生的事,教师也要出来发声。两年前922很多老师出来义教。今次港大的事件,我呼吁教职员能像922一样出来support学生。

【台湾总统大选】
罗:我刚从台湾回来,蔡英文当选总统。台湾的总统营运比香港成熟很多,选举经费也比香港多很多。

李:他们有政党补助金,政府扶持政党发展政党政治,香港是没有的。

郑:台湾和香港很难比较,香港没有政党法,政党规模和台湾也差很远。

罗:台湾的投票率很高,很多人回乡投票,今年最高是六成六。今年民进党大胜,拿到五成六选票,立法院席次,民进党拿了过半,迎来历史上首次完全执政。换言之,大众对其期望很高。

郑:台湾也有不少人对民进党有不好的评价,觉得他们的政纲空洞,避开具争议性的议题,在性别议题上也令人失望。

李:蔡英文个人表态支持同性婚姻,但最后的政纲没有提过会在立法上推动同性婚姻,这点是失望的。服贸议题她只反对黑箱,但对入TPP或亚投行没有表态。

罗:所有有人担忧她能否在得到主流支持同时,也支持比较不受主流认同的议题,例如劳工议题、同性婚姻。这也是第三势力为何有其存在的因素,他们自称更行世代正义、行社运、监察的路线。今次选举结果,国民党大败,因为他们过往执法不好,国民党最引以为傲是两岸政策,现在两岸状态不被推崇,尤其前两天的周子喻事件。在现在中国的国族沙文主义下,你无法做到一中各表,大家知道两岸的状态,维持现状只是马英九一厢情愿。

李:有支持统一的人搞了个新党,今次他们的政党票有约5%,也可能分了国民党的票。另外,国民党紧急换了洪秀柱,人民可能反应不过来,也可能令国民党跌了不少票。

郑:紧急换人应该打乱了他们的选举部署,台湾的选举工程很庞大精密,换人应该会影响他们的选战。

罗:台湾现在是世代取代了蓝绿。世代正义跑了出来,很多人根据这取态投票,蓝绿完全对立的色彩少了,而年青的投票约五至六成支持蔡英文,反对国民党没有处理世代正义及公义。

李:亲民党的票数也高了,席数也比以前多了,他们行不蓝不绿的路线,有些地区偏绿。

罗:今次也没有弃保效应,因为今次国民党大势已去,想投宋楚喻的人就投了宋。

李:可能总统票方面泛绿没有弃保效态,但政党票,民进党和第三势力之间的弃保效应更大。

罗:第三势力的定义泛指民进党、国民党、亲民党之外的本身被定位蓝绿很清晰的势力,他们的共同点是很多是由社运圈出身。台湾的立法会有区域立委,他们像区选会般每个选区选一个人,另外有不分区立委,是政党票,里面有34席,是根据投票的百分比划分。要政党票拿到超过5%才获分到不分区议席。

2300-2330
罗:很多人期望在大型政治运动后,有人承接这政治能量进入议会。在台湾最受瞩目的第三势力是时代力量,现在是国会第三大党,在国会有五个席位,有三个分区立委选赢了。

李:我自己有些担心,他们号称会监督民进党,但他们事先有和民进党协调,民进党有礼让,这其实已是合作,令我担心会否民进党赞成的议题,会否他们也要赞成?

罗:这担心也成立,时代力量被喻为年轻的民进党,他们有些议题的取态和民进党没有很多分别,他们的行动要在他们的议会工作才知道。

李:香港很多时候,入议会是较年长的人,这令人担心年轻一代的声音在议会内无法彰显?但台湾是行单议席单票制,香港是行比例代表制,配票难度较高,泛民席位勉强保住否决权,会否未来连三分一也没有呢?

郑:经过区议会选举,会否立法会也有新兴力量?我个人不乐观,因为立法会需要投入的资源较大。

李:我比较留意绿社民,是绿党和社会民主党合併去参选。他们较多谈左翼政策,成员有较多社运背景。他们参与区域立委的票数不太差。

罗:很早时,时代力量和绿社民想合作,但他们在和民进党协调方面无法得到共识。时代力量和民进党有互相站台,承认对方是盟友,绿社民认为这无法完整监督民进党,故而以社运模式竞选,但他们到最后也有拜会不同政党,反映选举逻辑难以用社运方法打破,因为选举、选民都很现实。

李:我和台湾的朋友谈过,绿社民或绿党不太懂玩政治,令人觉得立场飘忽。

罗:民进党和国民党无论宣传上或是选举策略上都有很大差异。国民党仍是老派方式,思想相当相守,煽动世代之争,宣传片是中年吐苦水,为何年轻人的正义就是正义,中年人被排拒,明显在煽动世代仇恨,但蓝绿未必适合现在的选民分布,煽动世代仇恨也进一步激化年轻人的反弹。以相立、仇恨的操作方式和民进党的手法有很大相比,蔡英文不断说这不是蓝绿之争,我们需要团结,蔡英文是以比较包容、团结的手法得到年轻人群组的支持。香港可借鉴的是如何包装理念,令其更容易被消化。

李:国民党令人争议的是不停抹黑别人,例如说蔡英文是女性又是单身所以没资格做总统,这是很老年人的思想的抹黑。

罗:今年的投票率低了,一部份原因是大局已定,有人提不起劲投票。

李:香港的情况开始有改变。民主党现在开始初选,单仲楷和刘慧卿都不选,年轻人参选,明星政治开始改变,是好事来的。

郑:民主党的文宣或党内重要职位开始由年轻人担任。香港的政党在新旧交接上仍有很多问题,但总算开始了第一步。更拭目以待是立法会选举的名单。

罗:香港受到压迫和台湾其实有点相似,很多人说香港的一国两制是给台湾看的蓝本,当中受到的压迫例如身份认同、经济都是大家共享的。香港本地的抗争不能停止,台湾也可以是盟友,在宣传、组织上可以两地民间社会做多些交流,从而促进(应对)两地相同的对手。

郑:近年有人提出,香港、台湾、澳门是命运共同体,大家面对着中共越来越不掩饰的打压。过往有人分析过一国两制是希望能以软性的方式收回台湾。近十年的变化是中共官员说香港人心未回归,越来越明显的打压,反映他们没心思再示範一国两制给台湾,对付台湾的方式是不同的经济、以商人入主当地经济,希望控制当地的生活。所以两地的公民社会应有多些交流。

【学生自杀问题】
2330-2400
罗:今天中大有一女生堕楼,遗书写着她受抑郁症困扰。有媒体报导,上半年至少有十五名学生自杀身亡,最少八名学生企图自杀。他们很多是中学生,最多是因为学术所困。有调查指出,接近三成受访小学生有焦虑,有近四成受访年轻人曾想过自杀。这反映出年轻人正承受很大的压力,这是很大的社会问题。

郑:很多人认为大学生没有压力,但其实入了大学,很多人都有学业或家庭的压力。

罗:我觉得这个社会有种文化是,你有病要收起来,不要显示你的懦弱,做人要坚强,这种思维令到很多人有情绪问题也不敢说。香港在关注精神疾病的教育相当不足,很多人只是以为自己抗压能力低而不敢找专业人员帮忙。

李:我觉得社会很多时将问题归咎于个人身上,忽略了制度问题要负上最大责任,例如小三至小六生的压力和TSA和升中有关,大学生的学业压力则和GPA有关。我觉得有人会担心社工会将自己的事和学校或自己的上级说,这也令很多学生不敢求助,因为怕让学校的人特登关心你。

郑:这是普遍的社会问题,不是个人问题。若大家不太担心将来,大学生的压力可以release到,家长也会少给压力中小学生,所以这问题和社会氛围和结构有关。

罗:承受最大的压力是谁?根据过往半年自杀的学生,很多是中学生,有部份是大学生。中学生承受最大压力,我觉得是因为他们接受着一个all or nothing的测试,一试定生死。香港的主流意识用你的学业成绩去评价你这个人,这也是为何有些人这么在意学业成绩。

郑:大学是要求人独立,但独立不代表孤独,但大学将人个体化,令人没有connection。我自己也试过情绪低落的时候,找学校社工帮忙,那时才feel到大学是没甚么人关心你,你也会很担心人的目光。

李:我读asso时,很多同学跟我说,读asso的压力很大,一来学费较贵,还要搏升不升到大学,其实背负了很多家人的压力,就算有压力也很难和家人说。Asso追大学也很辛苦,大学有社工,但asso是自资,同学不知道如何求助。

郑:大家在华人社会长大,很多人觉得家人出钱给你读书,你要向他们交待,谁出钱谁就是主人。

罗:有些人会说自杀的人很蠢,会blame the victim,我会问,身边人有没有尽力关顾他/她?一个会自杀的人会考虑到,生存下去的痛苦大于自杀那剎那的痛苦,对世界焦虑、绝望才会自杀。在他/她在生时,身边的人没有给予足够支持、关怀才会令他/她觉得好像被世界离弃,生存下去比死亡更痛苦。当大家在他/她自杀后冷嘲热讽时,要思考自己有没有用自己的能力去防止?报纸可能报导家人在他/她身边痛哭的一刻,或校长慰问、师生惊讶的一剧,但没有人会问,这班人在他/她出事前,究竟处于甚么状态?父母是否不理会子女,朋友不理会,甚至在学校被孤立或欺凌。大家觉得自杀令很多人受苦,但没人想过,自杀者也是受害者,他/她的受苦源身边的压迫。

李:大学环境很多时讲求竞争、能力,中学时可能还有老师关心你,但大学的老师只是教书,竞争关係比中学强,但支援不够。

郑:上一代有个假象是大学没甚么竞争,但其实大学也有很多竞争文化,例如赚到多少钱、GPA、学校排名,很多人在入大学时已思考如何推高GPA,很多时这都是社会加添的压力。但其实入了大学也没有你想像中的自由,有很多expectation及枷锁。

李:就算你入到大学,以香港理时环境,就业仍是困扰很多大学生。似乎你找甚么工都是那个起薪点,出路很狭窄。

郑:你毕业的工作可能和本科没甚么关係。

李:人们越来越难退休,向上流动的空间很小,买楼也很困难。这些是逐层的压力。

郑:我们参与不同的社会运动,社会运动就是打破日常及社会结构,因为所谓主流价值其实隐藏于社会结构当中,我们现在崇尚竞争是因为香港社会讲求竞争、狮子山精神,将问题归咎于个人、家庭而不是社会结构。要处理这个病了的社会的结构问题,才能减少惨剧的发生。

注:即听即打,非笔录。详细内容请收听节目。非fans。没故意剪辑。

笔录@独媒:【http://www.inmediahk.net/node/d100-20160120】

以往集数重点:【http://www.inmediahk.net/taxonomy/term/517455】

图源:学运连线


上一篇:
下一篇: